导航关于我们产品中心企业文化资讯中心加入元旭产品展示发展战略人才招聘

沙海第1~18集全集分集剧情 沙海第15~18集剧情预告

出处:本站 责任编辑: 时间:2015-12-04 [ ] 查看全部评论

  吴邪三人再次去挖已经埋掉的尸体,但奇怪的是他们挖了很深都没有找到尸体,尸体就这样神秘地消失了。吴邪立刻觉得这个地方很邪门,一点都不安全。就在三个人要离开的时候,地面震动,王盟被蛇柏抓住了脚并拖进沙子里,接着吴邪也被抓到,只剩下黎簇一个人。蛇柏没有抓黎簇,反而是将他打到一旁。

  当黎簇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被黑爷绑在吊车上,沙子下面蛇柏还在动。黑爷将黎簇放下来,蛇柏立刻钻出地面想将黎簇抓走。黑爷赶忙开枪,第一枪击退了蛇柏,但随即蛇柏更加疯狂,缠住黎簇的脚就将他往后拽。黎簇大喊救命,黑爷追上去连开几枪都没有奏效,最后两人都被拽进了沙子里面。

  黎簇和黑瞎子来到另一个房间,发现这里也有跟前面一样的铁箱子。黑瞎子让黎簇快点转动手中的那个设备,在黎簇转动的同时,机器也转动起来。此时传来诡异的声音,伴随着外边蛇柏敲打铁皮箱的声音,黎簇和黑瞎子吓坏了,突然,他们身后还闪过一道黑影。二人还发现前面的柜子虚掩着,当他们警惕地走上前时,却被柜子里走出来的东西给击倒在地。

  黎簇来到一间屋子里,里边全部是尸体,他甚至还看见了吴邪,惊得他以为自己眼睛出现问题了,还赶紧拿手擦了擦眼睛。张日山的手下调查了粱湾,连她被劈腿几次都查到了,可就是查不到问题,怀疑那个图腾只是巧合。张日山是根本不相信粱湾跟汪家人没有关系。

  黎簇是一名很普通的高三学生,高考之后,落榜了。他有个爱酗酒的爸爸,而且充满了暴力倾向,不仅把他妈妈打跑,还经常把他关进小黑屋,这让黎簇的心理出现了阴影,对小黑屋很是惧怕。跟着黎簇一起落榜的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黎簇的好哥们苏万。苏万很喜欢沈琼,沈琼就住在黎簇家附近,苏万经常会在天台用望远镜看沈琼。黎簇还有个好哥们叫做杨好,他本来是个混混头,但是不打不相识,后来三人都成了好朋友。

  这天黎簇发现沈琼旅游回来后非常奇怪,不仅乘坐了一辆很怪的卡车,后面还跟了一帮奇怪的人,他们还搬了几个奇怪的箱子,车上面还有一些奇怪的白色沙子。这让黎簇迷惑不解,而且更奇怪的是,他们发现在沈琼家附近有很多人都在监视着,这些人在监视沈琼家隔壁。为了一探究竟,苏万还拿出无人机,但是无人机落到沈琼家隔壁,黎簇为了去拿回来,打算撬开那家的门。但这时候沈琼突然出现,手里拿着无人机,说是落在走廊了。临走前,沈琼还送给黎簇一个神秘的礼物,然而,就是这份神秘礼物惹了祸。

  第二天上课时,黎簇才把盒子打开。盒子上面印着可怕的人像,眼睛就是开关。当黎簇把盒子打开后,里面突然跑出一团黑色的东西,直击黎簇脑门。黎簇的举动直接被老师发现,第二天就告了家长。黎簇爸爸来到学校后,他打算逃学。就在逃学的路上突然遇见一名灰头土脸的人,那人便是在沈琼家隔壁费了好大劲才出来的,一出来就到处找盒子。神秘人知道盒子在黎簇身上,他想抢过来,但他发现盒子已经空了,他如临大敌,用刀在黎簇后背划了好几道,自己也自残而死。黎簇随后被送到医院,背上的伤让他感觉到很痛苦。

  在医院,一个叫王盟的人来看望黎簇,说伤他的人是自己的同事,给了他12万的补偿,而且自己的老板要找黎簇谈一谈。黎簇认出来王盟就是当天在外面监视的陌生人,黎簇这是被神秘组织盯上了。黎簇跟主治医生梁湾强制被带到一个神秘的地方,他们见到了王盟的老板吴邪。吴邪告诉黎簇,划他后背的人叫做黄严,是自己的手下,而且吴邪说要带黎簇去个地方。

  吴邪不仅把黎簇绑架,还让梁湾将黎簇背后的伤疤缝线全部挑开。黎簇背后的伤疤不是随意划的,每一道都像是一种神秘的咒符。吴邪从黎簇的伤疤中发现了盒子里那团黑色的物体,之后又让梁湾将黎簇的伤疤重新缝上,而且他还提供了特效药,让黎簇的伤疤没有那么严重了。吴邪说要黎簇跟着他们一起去境外的沙漠无人区,那里与黎簇背后伤疤有很大的关系。之前盒子的主人黄严从无人区回来后,就把自己用铁皮封起来,现在他在黎簇背后刻了图,这是找到古潼京的唯一线索。而梁湾则被留到房子里,吴邪依然不让她走。

  吴邪将自己的团队打造成摄影团队,不仅给了黎簇一份资料,还将黎簇的手机扔出窗外,断绝了他和外界的一切联系。黎簇本来想逃走,但是吴邪好像知道他的一切,而且还假装威胁黎簇要解决掉他爸爸,黎簇终于心甘情愿跟他们一同前往。

  沙漠无人区在内蒙,吴邪一队旅途还是很顺利。到了内蒙,他们与考察队成功汇合,打算一同进入沙漠。考察队的大老板姓马,是一个不怒自威的人,其中还有一个女人,叫做苏难,他们都对吴邪是否能找到古潼京表示怀疑。吴邪这次化名为关根,并且说自己有方法,只要找到一个帮手。

  这个帮手是在沙漠里找海的人,根据沙漠之海移动的规律,就可以找到古潼京的入口。可是当吴邪等人到达帮手的家里时,他已经上吊自杀。但吴邪一点都不慌张,他让王盟拿走所有的酒。突然自杀的人醒过来了,原来他是假死,而且是个酒鬼。为了让酒鬼帮忙带路,吴邪给了他宋代的老烧,这对酒鬼来说是无比珍贵的,吴邪答应他事成之后,将剩下的六分之五都给他。解决完引路人,吴邪一队和考察队一同出发了。在半路上还遇见一个剧组,剧组一路跟在他们后面来到了沙漠无人区。

  在家里,苏万也没闲着,他联系不到拉黎簇非常着急。他本来想跟沈琼去找黎一鸣,但他家里一直没人。于是二人就找到了医院,并通过值班护士找到了梁湾,他们通过梁湾又得知了吴邪一队人的消息。苏万又去找杨好帮忙,两人从梁湾的手机照片中发现,吴邪等人在新月饭店出现过。当时吴邪他的手下在新月饭店大闹一场,当两人到达新月饭店说要找吴邪时,就被服务员和老板盯上了。

  在引路人马日拉的带领下,一大队人马直接向古潼京前行。他们开了很久,穿过大风沙,终于到了古潼京,马老板都忍不住开始让车加速。整队人马在里面安营扎寨,黎簇在拿着相机拍摄的时候发现里面有很奇怪的建筑,都是半个陶瓷缸。而且他们从地下挖出一堆相机,看来是以前的人到来的时候遇难了。王盟在相机中导出资料,吴邪从其中几张照片中发现了线索,他在三角建筑下找到了地道入口。

  吴邪他们很快就下到地道里,地道里有一些骸骨,摆放的形状竟然跟黎簇背后伤疤的形状一模一样。跟他们一起来的聚居还在骨头下面发现了一些浮雕,浮雕上刻的是月氏文,内容撰写的是古潼京一位城主的生平,浮雕的石板下也就是地下宫殿的入口。

  一队人留下了几个人把风,包括王盟,剩下的人都下去了。下面很黑,还满满的杂草。其中一个人走路的时候还不小心被绊倒,而且机缘巧合,他们在旁边的墙壁上发现了雕像。

  苏万和杨好这边觉得新月饭店肯定有秘密,于是偷偷潜进新月饭店楼上,本来打算偷袭房间里的人,但没想到房间内里是空的,没有地板,全都是竹架。两个人被抓起来审问,本来杨好想要油嘴滑舌蒙混过关,但新月饭店的老板不吃这一套,苏万只能说了实话。之后两个人一直被关在新月饭店的某个房间里,想方设法要逃出去。不过新月饭店里的门窗很结实,他们在找出路的时候还发现这个房间里有一些外用药品,柜子上还有个大的手掌印,他们越来越害怕了。

  而梁湾听苏万说黎簇去世的消息,感觉自己充满了罪恶,于是给院长递交了辞职信。没想到的是,院长拿出一面锦旗,上面写着黎簇的名字,是送给梁湾的,梁湾这下真的搞不清楚黎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就在梁湾去拜佛驱除霉运的时候,新月饭店的幕后老板也在,跟梁湾擦身而过。

  不仅黎簇被牵扯进去,就连苏万和杨好也渐渐深入其中,面对神秘组织与神秘事件,再胆小的人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

  新月饭店的张老板还是九门协会的会长,这天他们在新月饭店里开会,这是要处理一些九门的纠纷。开会中间,陈丁巨闯了进来,并且将黄严的尸体和吴邪身边的一个人带了进来。他们发现黄严将自己身上划了很多道,他们怀疑这是一份图,有图就有宝。而且陈丁巨已经知道了古潼京的事情。面对陈丁巨的挑衅,张老板直接出手,将他打跑,也将吴邪的手下救了下来。吴邪的手下还给张老板一个字条,是吴邪留下的,上面写了四个字“不破不立”。

  这个时候吴邪他们已经下到地下宫殿,一队人在通道墙壁上发现了几座石像,黎簇的幽闭恐惧症也要发作,还好有吴邪照应着他。走了一会,他们发现了更多的石像,黎簇发现有一个石像竟然会眨眼睛,吴邪直接上手,转动了一下石像的脑袋,一堆石像让出了一条路。顺着这条路走下去,到达了碎石顶机关。老称看重量很精准,他说只能承受48公斤。苏难脱下衣服装备走了过去,成功关掉机关,而且里面的门也打开了。

  众人通过这扇门到达了宫殿,里面很寒冷,这座宫殿叫做清凉殿,是皇室用来避暑的。吴邪扔了一根火柴,宫殿的一周都燃上火焰,瞬间亮了很多。在火焰的照耀下,他们发现墙壁竟然是用玉做成的,怪不得这么清凉。而老称一直在研究宫殿中间的箱子,他费了一番力气把锁撬开,箱子里面都是金银珠宝。就在他们分珠宝的时候,黎簇听见了很诡异的声音。黎簇发现在类似藤壶的植物下面全是红色圆球,一群人以为是红宝石,乱抢一通。这时候突然地板震动,门也被关死。他们把箱子里的宝物放回去之后,地板才停止震动。

  他们本以为安全了,但更多的红色圆球掉下来,地板也震动的工剧烈,除了宫殿中间,地板全都裂开,老称也掉了下去,被地下的机关直接戳穿身体。吴邪和黎簇也差点掉下去,还好苏难拉了他们一把。他们冷静下来想要找出口,黎簇和吴邪在一侧发现了壁画,刚刚还没有。但是要走过去很难,众人必须保持地面的平衡。而且壁画还没有显示完全,众人慢慢调节跷跷板式的地面,下面是一个洞口。有几个人迫不及待冲了过去,剧组的几个人因为不平衡直接掉了下去。

  看来洞口是唯一的出路,吴邪要黎簇配合他,将大家都安全送到洞口。众人费了很大的力气将人一个个地送了过去,最后剩下苏难、黎簇、吴邪三人。苏难将刀插入墙壁,将跷跷板一端卡住,黎簇和苏难先跑到了洞口,可这个时候,刀也卡不住了,但吴邪还在另一边。

  吴邪趁着跷跷板还没倾斜很高的时候跑了过去,顺利到达出口,有惊无险。众人顺着出口原路返回跑到了地面。刚到地面之后,最先跑的那个人被众人暴打。但是苏难的手下药王不见了,不知道是出事了还是跑到别的地方去了。按照马老板的要求,苏难他们还要下去一次,而且苏难也要去把药王找回来。苏难的人先下去了,吴邪则在帐篷里制定方案。

  黎簇将存有照片的平板拿过来研究,因为之前他看照片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很像吴邪。就在这个时候马老板的女人杨红露找他做照片,还要把照片导到马老板的手机里。黎簇心生一计,他故意将平板的照片全部删掉,然后让王盟恢复数据的时候将照片导入了马老板的手机中。虽然差点被发现,但是他成功了,他发现吴邪之前竟然来过这里。但不幸的是,就在他想继续研究的时候,手机被杨红露抢走。

  回到帐篷,吴邪和王盟正在画宫殿的平面图。吴邪发现这个地下宫殿跟黎簇背上的七指图不一样,他怀疑这里不是真的古潼京。而且马日拉给他们讲了一个故事,说是古潼京有个城主有个宝石,可以上天入地,做什么都可以,这也就是马老板要找的东西。但平板里的照片都在杨红露的手机里,黎簇为了弥补这个错误想把手机偷回来,但是尝试了好几次也没成功。

  晚上苏难来传话叫吴邪去见马老板。马老板在等他的方案,但吴邪推脱说还没指定出来,这时对于吴邪已经有点起疑了。而且黎簇对吴邪更加怀疑,他认为吴邪之前来过,并且这次他把人骗下去一个个杀掉。但吴邪却说他没来过这里。就在这时,苏难的人也回来了,回来两个,一个受了重伤,剩下的一个也失踪了,药王也没找回来,这个地宫好像成了一个吃人的怪物。苏难打算和吴邪再下去一次,而且苏难还在吴邪的帐篷里找到了平面图。看了平面图后,马老板激动得自己也要下去,并且要求所有人跟他一起下去。

  准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整队人往地宫出发,整队人都拴在一根绳上,但是拐个弯又有一个人不见了。紧接着又听见有人呼喊,他们在回去时发现绳子拴在了石像上,凿开了石像,里面依然是奇怪的沙子。为了保命也为了寻宝,他们只能继续前行。前行一会后,前面失踪的人自己竟然找回来了。然后整队人推开一扇门,又来到了新的房间。这个空间里都是干尸,看建筑元素,这里应该是个池塘。就在剧组打算仔细拍摄的时候,干尸身上的毛毛飞到一个女孩的眼睛里,女孩的眼睛瞬间就剩了眼白。

  马老板对于宝石势在必得,而且马老板的手下也都不是善茬,老麦就是一个,他很有可能是一名通缉犯,看来马老板得到宝石肯定要做一些损人利己的事情了。

  粘了白毛的剧组成员身体又有些异常,孢子植物进入气管,遇水涨大,让人窒息而死。但是干尸池塘是前进唯一的路。苏难在自己身上绑上绳子,小心翼翼地走过,然后把绳子系在高出,剩下的成员顺着绳子爬了过去。但到了黎簇的时候,爬到半路,黎簇非常害怕,吴邪见状赶紧跟了过去鼓励他,他们俩这才过去。但是黎簇的害怕让他慌了神,他把吴邪的秘密都说了出来。其实马老板一点都不关心他是谁,但他认定吴邪来过这里,要吴邪帮他带路找宝石。但吴邪只能说不知道,就在马老板要对他下手的时候,苏难将蒲公英引过来化解危机。

  在众人逃跑的时候,黎簇跟别人走散了。黎簇一个人在宫殿里乱走,他走到一个神秘房间,里面还是池塘模样,但池塘里放的却是一个个棺材,里面也依旧满地的孢子植物,对面也依旧有一扇门。黎簇踩着一排棺材想去对面。就在他踩到最后一个棺材的时候,吴邪苏难从天而降,救了黎簇。但当黎簇打开对面的门时,黎簇也吸进了孢子,呼吸困难。

  当黎簇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吴邪不在,只有苏难在他身边。苏难一阵忽悠,让黎簇不知所措,就在黎簇感觉苏难不简单的时候,苏难却说只是在逗他,吴邪也没出事,只是在跟大家谈论该怎么出去。地宫分为东西两宫,互为镜面,它们在同一水平面并连接着,想要走出去,就要先找到连接点。就在他们要找到正确的路的时候,扒开一堆杂草,却看见一个队员的尸体躺在那里。

  苏万和杨好关在房间里,他们发现房间上面有个通气管道,他们顺着通气管道到了另一个房间,躲在箱子里。但是随后就被推到张老板面前,张老板说要把他们送到一个去过一次就不想再去的地方。而且梁湾也在找黎簇和苏万,梁湾顺着医院的资料找到了他们的班主任,忽悠了一阵知道黎簇没死之后赶紧走人了。苏万好杨好被送到了满是面具的房间,苏万发现上面还有黎簇、班主任的面容。他们以为黎簇和班主任都被杀害了,就赶紧跑出新月饭店。就在他们出去的时候,两拨人跟上了他们,其中一波是新月饭店的人。

  苏难虽然嘴上说是跟黎簇在说笑,但是话语却半真半假,有点在试探黎簇的意思,看来苏难的真实身份也不简单。

  吴邪一行人顺利找到东西宫的连接点,但那里却有一个尸体。他们穿过连接点到达了跟清凉殿一模一样的宫殿,里面有一份地宫地图。马老板很关心主殿在哪里,主殿里有他要的东西,而且主殿也是他们出去的必经之路。于是一行人又开启跷跷板模式,找到新的入口。他们穿过一段通道,却到达了断崖,吴邪推测主殿在下面,并且机关重重,他带着黎簇前去探路。爬到半路,黎簇看见一具尸体倒挂下来,他直接被吓得松开绳子,掉地上之后晕了过去。吴邪看见这里遍地都是尸体,他感觉这里是个陷阱。本来他警告众人不要下来,但是苏难等人直接下来了,马老板对宝石的渴望让他忘记了危险。吴邪等黎簇醒后告诉他自己以前的事情,也告诉黎簇,他看见的尸体都是幽闭恐惧症的幻觉,但黎簇还是免不了害怕。

  吴邪仔细观察主殿的建筑,他发现里面的石像被移动过。黎簇发现这里的石像脸跟盒子上的脸一样,那么机关也应该是眼睛。果然,他按下墙壁上的眼睛,每个石像都在向前移动。他们还发现每个石像背后都有一副图,拼起来就是黎簇背后的图案。这时候,石像突然开始往外吐沙,衔尾蛇转动直到头碰到尾,中间的地面也沉了下去,凸出来一个棺材,里面竟然是一个长着两个头、八手八脚的怪物。但其实他只不过是两个连体兄弟。在骸骨下面还有一个空间,吴邪按照阴阳五行推测出口在头部。苏难发现尸体中的宝石,马老板一下子激动起来,但吴邪为了安全不让他动。马老板表面上顺了他的意,但就在他们下去探路的时候,趁吴邪不注意拿起了宝石。可宝石在他手里化为灰烬,宫殿的机关也被启动,一行人被挂在墙壁上,一个接着一个,很快吴邪和马老板就都掉下去了。

  地面上王盟按照约定时间一到就要离开去找救兵。趁这个时候老麦带着两个兄弟想要非礼三个剧组的小女孩。但还好,王盟半路觉得那些女孩不安全,直接开了回来。王盟虽然深受很棒,但架不住老麦他们人多。就在他们对质的时候,地面上隆起了一个方形的洞口,是马老板触动的机关引起的。苏难他们从这个洞口爬出,马老板和吴邪还被困在里面,苏难在上面想用炸弹救他们。吴邪在这个小空间中一直寻找线索,他很快发现墙壁是空的,接着他听到一阵震动,是苏难的炸弹爆炸了。苏难又拿出更多的炸弹,但王盟很反对这么做,因为直接用炸弹非常危险。

  苏万从新月饭店回来后就跟梁湾汇合,梁湾又从苏万那里听说黎簇被扒皮了,梁湾认为这是自己的错误。楼上张老板看着他们对话,他觉得在梁湾身上应该能找到什么线索。晚上苏万还在给黎簇烧纸,还把脸皮也烧给他。杨好更是扯,给黎簇带来了香车美人,想让他在下面过好日子。在暗处保护他们的人看见这情景都快憋不住笑了。两人扯皮一会,但危险也随之而来,郑义的小弟一直追他们,还有一些不明身份的黑衣人在周围。

  沙漠无人区中两拨人在争夺,市区中张老板也在和人争夺,这几波人的斗争大多都是因为古潼京,看来古潼京中不仅有宝石,可能还有更大的秘密。

  吴邪在下面推测出苏难的方案,他们需要在5分钟之内找到可以藏身的地方。吴邪敲了敲墙壁,突然击打一块砖,地面上出现一个方形洞口,他们从洞口下来到达了另一个宫殿。吴邪在墙壁上发现一个奇怪的壁画,人在参拜一个树,可宫殿中并没有树。上面的爆破比吴邪预计的时间更短。随着爆炸,被困在下面的几个人都出来了,连消失了很久的叶枭也回来了。但马老板看见了黎簇后背的地图,他立刻就知道了,这是宝石的地图。而且苏难表现的要比马老板更加激动,他们对地下的壁画都很感兴趣。吴邪推测壁画跟黎簇后背的图有很大的关联,并且指向真正的古潼京,但具体还要在仔细研究。

  黎簇晚上起夜的时候发现马日拉鬼鬼祟祟的,他偷了钥匙去开车,打算跑路,黎簇也打算一起。没想到一开车灯,苏难就站在前面阻止了两人的出逃。第二天醒来,黎簇和剧组的人发现马老板和导演在密谈,原来只是马老板忽悠导演带着剧组成员继续前行,并且忽悠他走上一条不归路。这些人在密谈的时候,沙漠除了变化,地面正在下沉,所有人都开始拼命逃跑。

  苏万和杨好在网吧查新月饭店的资料,打算给黎簇报仇。他们发现新月饭店的老板叫张日山,也就是他们在新月饭店看见的人。刚出网吧的门,就碰见了杨老师,杨老师一定要带苏万走。苏万想起人皮面具中有杨老师的样貌,他留了个心眼儿,将他和杨老师说的话用语音发给了杨好。杨好打完游戏后才反应过来苏万是什么意思,他感觉苏万有危险,赶紧找到沈琼帮忙。 沈琼又被杨好忽悠过来给苏万烧纸,还烧的是习题。但苏万其实没什么事,只是被带到教室补习功课而已。按照苏万的推测,新月饭店里说的九门指的是语数外史地政生,新月饭店就是可补课者联盟,专门针对各种学渣。苏万虽然扯,但他有一点猜的没错,杨老师是假的,他是张日山假扮的。

  事情发展到现在,最危险的角色看来不是马老板,而是苏难和她的弟兄们,个个都是杀人犯,身上背了数条人命。

  由于地下宫殿的坍塌,沙漠变成了流沙,整个地面都在下陷,吴邪一队人的物资全都取不回来。但剧组的人把拍摄素材看的比命还要重要,一个女孩冒着生命危险去取素材,果然,刚跑出去就陷了进去,众人合力用绳子将她拽了出来。当他们跑到城门外,一回头后面地面都空了,众人没有退路,只能继续前行寻找真正的古潼京。

  这一路没有了车只能靠两条腿,众人又累又渴,好不容易到了扎营的地方。可大家的食物都不是很多,只能保证不被饿死,苏难不仅把自己的食物分给大家,还把马日拉的烧酒抢过来分给了大家,大家终于有一口喝的了,马日拉的酒也一滴都不剩。夜晚的沙漠也更不好过,他们忍者一身疲惫,还要忍受马日拉的哭声。

  新月饭店有个管杯子的人叫做罗雀,他在楼上用钓鱼竿可以将杯子一个个放在楼下的桌子上,也能保证杯子一个不碎。这个人被张日山看中,他向尹老板要了这个人。不过罗雀也是很个性,一般不服别人。张日山用自己的本事征服了他,以后罗雀就是张日山的手下了。

  苏万和杨好也不好过,盯着他们俩的神秘人越来越多。张日山给苏万报信,但把苏万下了一跳。就在苏万和杨好被追杀的时候,张日山带着罗雀赶来救了他们。在暗中还有一个人,就是沈琼,她看着这样的情况赶紧离开了,转身便来到杨好家的铺子,从杨好和苏万的口中得知新月饭店和黎簇的关系。

  张日山把那些人抓回新月饭店后立即审讯,问清楚他们的来历。这些人也是九门当中的。但是这些人嘴还挺严,张日山本来想打算动手,但被尹老板阻止了,他想出来一个奇葩的方式,让这些人抄写和背诵规矩。当张日山回到房间后,从背后袭来一个带面具的女人。这女人身手很棒,竟然还能够伤到张日山。这个女人是除了九门之外的第十家人,张日山移动鱼缸启动机关,女人直接掉在地板下并且自己引爆了炸弹。

  沈琼的目的越来越不简单,她躲在暗处,估计就是她派人追杀的苏万和杨好,她知道了黎簇和新月饭店有关,张日山就立马被袭击,看来沈琼也可能是个大boss。

  马日拉是经常在沙漠里找海的人,整队人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但是马老板越来越不耐烦,他拿出刀威胁马日拉,马日拉急中生智,告诉马老板翻过前面的沙丘就有水源。不过这招望梅止渴没有瞒过黎簇和吴邪的眼睛。但谎言说多了就不再被人相信了,马日拉这次真的找到了水源,可大家已经不再相信。不一会,马日拉说的沙尘暴也来了,大家忙着逃命。沙尘暴过后,所有人都被埋进了沙里,还好大家都没事,但马日拉消失了。

  现在大家只有一个希望,就是马日拉之前说的水源的方向。马老板已经气急败坏了,但为了活下来,终于将脾气忍了下来。大家走了很久,好像看到了水源,这个时候每个人身上的力气都已经用光,意志力也被耗尽,所有人都倒在沙漠上。

  当众人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当地人的家里。当地人为了防止这些人喝水喝的太急,还专门准备了羊粪蛋子水,这可把黎簇恶心坏了。他们都是被这户人家的儿子带回来的,但儿子确实个傻子。这里人烟稀少,几百公里只有这一户人家。大家在这里获得了水和食物,可他们喝了水后 ,身上感觉很痛。吴邪意识到这对母子不简单,叫黎簇小心提防。

  晚上女主人不停地给他们送热水,这一晚大家都不好过。吴邪一伙谨慎提防,苏难的手下生病,剧组的成员内讧,露露也在不停地打退堂鼓。等众人都入睡了,女主人也出来活动,她在洗澡,背后有着奇怪的纹身。这一幕刚好被睡不着的黎簇看见了,当然女主人也很快地发现了背后有人偷看。

  梁湾本来还沉浸在对黎簇的愧疚中,但突然接到一个病人,是张日山。张日山查到梁湾的资料是个医生,他故意让刺客刺伤,而且自己还加了点伤,故意去找梁湾治疗。梁湾这个花痴看见帅哥就什么都忘了,尤其是这个帅哥还问她是不是单身那么暧昧的问题。当结账的时候,张日山说自己没带钱,梁湾借坡下驴赶紧说自己可以借给他,然后留下他的电话号码。

  张日山看来不仅是因为梁湾身上有他想要的线索,还对梁湾这个人很感兴趣。两人说不定还有一段甜蜜的将来。

  这天众人都在屋子里睡觉,女主人起的很早,在外面干活的时候突然发现稻草下面有个尸体,是叶枭。叶枭身上满是刀伤,看伤口的状况,这些都是叶枭自己弄的,看来他在死之前经受了很大的痛苦,所以才会这么自残,他甚至把刀片都吞下去了。

  看见叶枭的状况,黎簇突然想到黄严的死法,跟这次一模一样。吴邪跟大家解释叶枭的死亡原因时,把大家引导到了被下毒的方向。他说叶枭是被人下毒,才会产生自残的现象。马老板认为凶手就在这群人当中,为了查出凶手,他限制所有人的行动,任何人都不能出门。苏难也跟大家缕清了一下思路,大家共同吃的东西都是女主人苏日格提供的饭和水,然后就是苏难给了叶枭的药和吴邪给了马老板药。除此之外,大家在沙漠里也喝过同样的水,这样所有人都有下毒的嫌疑,众人依旧理不清思路。

  就在众人纠结的时候,苏日格的傻儿子突然唱起了“酒干倘卖无”,这句歌词是马日拉经常哼唱的。吴邪为了能让黎簇出去,在他衣服上倒了水,假装他被吓尿了。黎簇出门后想到自己之前撒尿时,吴邪从稻草下的地窖里上来,于是他也下去了、黎簇借着灯光发现地窖里有很多装备,而且在架子上还发现一把手枪。架子旁边有个柴火垛,黎簇举枪壮胆,柴火垛掩饰的不是别人,正是马日拉的尸体。

  黎簇从外面回来,将绳索和马日拉都带到屋子里来。苏难一下子就看出这些装备都是上个旅行团的,所以苏日格立刻就成为最大的嫌疑人。苏日格一脸无辜装成弱女子的样子,但是吴邪在她话里听出来她应该还有一把枪。苏难直接从苏日格身上掏出枪对着苏日格,苏日格也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就在众人一个慌神的时候,苏日格想要夺下苏难手里的枪,但被苏难打到,另众人没想到的是,苏日格性格刚烈直接撞在柱子上自杀了。

  现在知道真相的就只有苏日格的傻儿子嘎鲁了,苏难让手下将嘎鲁绑起来审问。他们费了很大的劲,软的硬的都用了,可什么也没审问出来,苏难推测嘎鲁的傻是真的,不是装的。就在这个时候,剧组的曾爷也病倒在地,剧组的小女孩也过来向吴邪要了点药。当小女孩回到房间的时候,王导也开始咳嗦,看来大家都病了。马老板的身体也不太好,也一直在咳嗦,露露也很担心他的身体。马老板虽然有些残暴,但仍然知道露露对他的感情,他希望露露能够好好活着。

  第二天清早,黎簇被自己的噩梦惊醒。醒了之后他发现嘎鲁在苏日格的坟前献花,黎簇出来帮嘎鲁一起插花,露露也出来拿出了水瓶,并且告诉嘎鲁花放在水瓶里才能活。这时候嘎鲁放声大哭,虽然他是个傻子,但是也知道失去亲人的痛苦。

  苏难和吴邪在讨论古潼京的事情,吴邪看着苏难,跟她说她很像以前的一个朋友,曾经他们是敌人,但后来成了朋友,她在淘沙子的路上被蛇咬死。说着说着,苏难褪去身上的纱巾去河里游泳,吴邪没有心情看她游泳,便自顾走开。当吴邪回到店里的时候,马老板和剧组的人都没有下楼,苏难游泳回来之后,也是留了鼻血,整个人都很虚弱,直接倒地抽搐,吐出了一大滩血。老麦等人赶紧把苏难抱到屋子里抢救。

  吴邪怀疑这次的发病其实不是下毒,可能是某种细菌引发的传染病。为了查清楚病因,他们将叶枭的尸体挖出来尸检。叶枭的肚子变得格外的大,像是怀了孕一样。他们把叶枭的尸体抬到地下室准备解剖。旁边和泥玩的嘎鲁看他们行动也跟了过去。王导在楼上偷听到了吴邪的说话,曾爷的病症也越来越严重,王导打算用骆驼将曾爷送到县医院。王导在这样的紧张状况下变得越来越狂躁。

  沙漠里被奇怪的病症威胁着,都市里的张日山也同样不好过。九门的人听说张日山的手受伤了,有几位过来新月饭店都想看看张日山的手是否废掉了。这几个人中霍家的架子最大,虽然霍老板没来,只派了一个小姑娘前来,但小姑娘直接坐在了张日山的位子上,直到张日山到来她才不情愿地让开。但梁湾对张日山可是念念不忘,自从张日山来医院之后 她就天天对着张日山的画像自言自语,但张日山却一直没有联系她。

  在苏日格活着的时候,她似乎是最大的嫌疑人,但苏日格死后,嘎鲁看起来也是非常可疑,他的一些举动都跟这次发病有着紧密地联系。而且这次发病的直接原因也可能是沙漠里的水,苏难本来很健康,但游完泳之后直接发病,沙漠的水里一定有什么秘密。

  九门的人都是带着礼物来看张日山的,但众人都笑里藏刀,尤其是霍家的小女孩,上来直接就试探张日山,让他来看个宝贝、张家的手很是金贵,不仅能探出宝贝的真假,还能够探洞。张家也是凭借一双手的本事统领九门,当三位看着张日山带着手套,表面上是关心,但却有点幸灾乐祸。张日山承认,自己的手是受伤了,但他摘下手套之后,手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张日山为了证明自己的手没有废,还特地拿出新月饭店的宝贝九窍玲珑匣,这九窍玲珑匣凶险的很,里面众多金丝,但只有一根可以打开,如果不小心触碰到其他金丝,那么里面的倒刺则直接让人的手废掉。张日山的手指伸进匣子下面的洞,不一会匣子就被打开,三个人无话可说,悻悻地离开。但张日山的手并没有好,他只是贴了一层假皮,而且开匣子的时候也失败了,他一直在忍着疼痛。

  为了治自己的手,张日山过来找梁湾。这时候梁湾正在敷面膜,全脸都是黑的。她一开门,看到门外竟然是张日山,赶紧回到房间里秒换装。当张日山想进来的时候,梁湾又快速收拾了一下屋子。梁湾赶紧拿出医药箱给他处理伤口,还很奇怪为什么他不去医院解决。张日山趁此还撩妹,说是想见梁湾,梁湾对此已经无力抵抗,虽然她可以处理,但没有麻药,肯定会很疼。张日山不在意,依然让梁湾帮他处理。这时候,门外有个女人来找张日山。张日山赶紧把医药箱盖住,还说梁湾是自己的女朋友。梁湾就坡下驴,半真半假地演下去,犀利地语言直接将女人逼出门外。

  与此同时,沙漠里,马老板也病倒了,他变得神志不清,连露露都不认识了,甚至还怀疑露露要杀他。马老板吩咐老麦他们一定要查出真相,否则他们都得死。老麦本来已经没心思为马老板卖命了,但是他为了继续活下去依然照做。这个时候王导打算骑骆驼逃出沙漠,但是正好碰见老麦,老麦他们直接将剧组的人拦了下来,老麦一声枪响,剧组的人都不敢再逃了。

  吴邪、王盟和黎簇三人在地窖里解剖叶枭的尸体,他们从肚子里掏出了长长的一条虫子,出来的时候还会蠕动。解剖完尸体,吴邪还用刀在黎簇的胳膊上划了两刀,让他也假装生病了。老麦解决完剧组的人,直接下了地窖发现吴邪他们的事情。老麦以为吴邪他们是凶手,把他们都带到了马老板的面前,吴邪仔细梳理了一下生病的人,并不是所有人都生病了,只有第三次下到西宫的人才生了病。而且这条虫子本身不是很大,但遇见水之后,就变大,虫子就是地宫里植物的孢子。

  但马老板并不相信吴邪的说法,吴邪直接将自己的胳膊和黎簇的胳膊露了出来。老麦看出来黎簇是假的,但是吴邪是真的。这时候老马犯病了,吴邪也接着犯病,然后就是王导。为了保命,吴邪让其他人将他们捆起来。

  几个人的病情稍稍有些稳定,救他们的唯一办法就是将他们身体里的虫子取出来。一群人中只有露露做过护士,但她没开过刀。在老麦地逼迫下她拿曾爷试手,虫子虽然抓到了,但又逃跑,直接钻进了曾爷的脑袋里,曾爷直接死掉。老麦立刻决定让王导做下一个小白鼠,但吴邪自告奋勇,让黎簇给他取虫子。黎簇很害怕,但在地窖里吴邪解剖尸体的时候,吴邪一定要黎簇看着,就是要黎簇学习取虫子。在吴邪的指导下,黎簇剖开虫子的位置,用筷子将虫子卷了出来。就在马上要完全出来的时候,虫子卡住了,吴邪忍痛一把将虫子拽出来,然后抽搐了一会,突然惊醒。

  操刀把吴邪救回来之后,黎簇好像成长了不少,变得成熟勇敢了一点。而且黎簇有个疑问,自己也下了地宫,但是自己身体里就没有虫子。吴邪推测是跟黎簇后背有关,他身体里虽然没有虫子,但盒子里的黑色物体却在黎簇的身体里。

  众人身体好了之后,就开始准备再次出发寻找古潼京,而且苏难打算把嘎鲁也带着,因为嘎鲁虽然傻,但是嘎鲁认路,可以再次将他们从沙漠里带出来。出发之前吴邪发现自己准备的那把枪不见了,他怀疑枪被人拿走了。

  苏万也因为黎簇的关系被试探着。晚上他在家里学习,突然接到沈琼的电话,沈琼说要苏万来她家补习。一直暗恋沈琼的苏万非常激动,当他来到沈琼家里的时候,沈琼穿着性感的睡衣给他补习,这让苏万一直没办法集中精神学习。但是沈琼一直在试探苏万,问他有没有去过像迷宫一样的地方,比如说新月饭店。在沈琼的引导下,苏万画出了迷宫地图,沈琼还以为新月饭店的地图出现了,但其实是苏万心里的地图。苏万在拿东西的时候无意间看见沈琼桌子上的照片,有的是她去沙漠游玩的照片,还有一张老照片,上面一个女人跟沈琼长得一模一杨。

  黎簇虽然逃过了虫子的感染,但看来他身体里面的东西更加厉害,所以吴邪一定要坚持带黎簇上路,黎簇不仅是古潼京的地图,他身体里的东西可能也只有到了古潼京才能解决。

  嘎鲁失去母亲后,露露可怜他打算带他上路,而且在沙漠里,嘎鲁也能够给他们指路。但是嘎鲁并没有这么简单,众人将因病去世的人交给嘎鲁埋葬,但他们的尸体却都在井里。众人在沙漠中赶路,就靠两条腿和几头骆驼,又渴又累。但他们也算是有经验了,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难过。赶路的同事苏难一直在打听吴邪和黎簇的事情,吴邪也没做隐瞒,但也只说了一点点。

  走了一会后,王导发现自己的指南针开始乱动,吴邪猜测应该是矿石的因素。更奇怪的是,骆驼拒绝往前行走,沙漠里的生物对这里充满了敬畏。既然骆驼不想走,那么行李就只能自己背了。在卸行李的时候,吴邪的枪从王导的行李里掉了出来。王导的情绪变得越来越焦躁,他拿枪指着众人,指着马老板,但是马老板的气势也很大,王导虽然拿着枪,但也只敢向天空开枪。

  吴邪根据路程的推测,古潼京就在附近,找到古潼京的诀窍就在黎簇身上。吴邪对着黎簇的鼻子就来了一拳,血直接洒在了地上。黎簇的血指引了方向,吴邪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走,但前面依然是一望无际的沙漠,所以,黎簇的鼻子又挨了一拳。这一路,黎簇的的鼻子已经被打得不行不行的了,不用打自己都开始滴血了。这时候,吴邪突然说,这里就是古潼京了。而且王盟还发现了水,这让众人重新打起了精神。

  沙漠里的水解决了众人的饥渴,除了水,还有让他们更激动的东西,就是黄金。老麦在河边发现了一大片的金子,老麦和剧组的人赶忙抢黄金。但是黄金这么吸引人的东西都随意扔在这,说明古潼京下面的东西比黄金还要值钱,苏难、吴邪和马老板都知道这个道理。

  大家捡完金子后都安营扎寨,但有了金子之后却各怀鬼胎。剧组的人开始不和,谁都想使唤谁,但谁也不打算听谁的。老麦这边虽然团结,但他们想打马老板的主意,他们觉得马老板就是个累赘,还不如直接做了。大家在吃饭,但吴邪和黎簇却坐在河边。吴邪想想来之前的事情,九门协会的人有很大问题,他嘱咐解雨臣一定要好好留意,必要的时候可以向张日山寻求帮助。

  解雨臣也是九门中人,他是二月红的徒弟,手上掌握住宝胜的印章。鉴定界有两门印章最为权威,一个是宝胜,一个是穹祺,穹祺现在由张日山掌控。张日山作为九门协会会长,势力和实力都非常强,九门中心怀鬼胎的人不敢明着对付张日山,但是敢明着对付解雨臣。这天九门中的李家和齐家的当家拿了一份茶叶和一套茶具过来,茶是好茶,但茶具却是假的,张日山一眼就看出来了。但他们这次却不是来试探张日山本领的,他们拿着一堆茶具的鉴定证书,盖的是宝胜的章,今天他们是来告状的。他们怀疑宝胜出了问题,并且想邀请张日山一起对付宝胜。他们的把戏在张日山眼里都是小儿科,张日山临走前直接甩给他们一张宝胜的名片,上面盖的是宝胜的真章,鉴定证书上的,不过是李家和齐家仿制的。现在九门中人处处针对解雨臣,而且九门对于去古潼京很敏感,因为当初佛爷规定九门中人禁止私自去古潼京,吴邪犯了忌讳,张日山本想插手,但解雨臣请求张日山不要阻止他们。

  吴邪这时候还在寻找古潼京的路上,因为他们现在到达的地方还不是真正的古潼京。黎簇对于这件事情感觉都有点烦了,找了一个不是,找了另一个又不是。于是打算下河洗澡。黎簇还跟吴邪提起,那天晚上无意间碰见苏日格在洗澡,看见她后背上纹了一个凤凰的纹身,这个纹身让黎簇感觉苏日格不简单。但他们不知道,在背后,嘎鲁却满脸凶相,从怀里掏出了刀。

  正巧这个时候,老麦把嘎鲁揪了过来,他不仅针对嘎鲁,也开始针对马老板,因为老麦觉得自己有钱了,不用再听他们的话了。老麦直接拿出刀对准马毛板的脖子,让马老板叫他麦哥。三个数后,马老板没叫,但嘎鲁叫了一声麦哥。对于老麦的言语刺激,马老板没有勇气对老麦撒气,于是开始打嘎鲁。这时候嘎鲁的表情和声音完全变了,他从怀里掏出刀,不仅伤了马老板,还叫老麦将其他人绑起来。而奇怪的是,苏难竟然叫老麦听嘎鲁的话。

  嘎鲁一直在装成傻子,到了这里他终于露出了真面目,而且很显然,苏难跟嘎鲁站在了一边。看来嘎鲁也是一个幕后的boss,藏的够深。

  嘎鲁用刀刺伤马老板之后,让老麦将剧组的人和王盟都控制起来。王导想举枪反击,但被嘎鲁一个飞刀击倒。在沙丘另一边的吴邪和黎簇盯着这一切,想着解救他们的办法,但其实苏难的目的,就是用众人来要挟吴邪。吴邪打算自己去就他们,但黎簇决定一起去。没等到吴邪允许,黎簇就冲了下去。吴邪只能紧跟其后。黎簇被嘎鲁一拳打倒,但吴邪可不容易对付,虽然嘎鲁深受不错,但几个回合后嘎鲁被打败,但老麦拿着枪过来控制住了吴邪。嘎鲁径直走向黎簇,并嘲笑了他一番。黎簇突然邪力附体,眼睛变得漆黑一片,直接将嘎鲁扔出去老远。黎簇的眼睛一会就恢复正常,力量也小了不少,所有人都被嘎鲁控制。

  原来嘎鲁一直装傻的目的就是去古潼京,但是他不知道古潼京的路线。吴邪立刻推测出嘎鲁和苏日格是汪家的人,并不是母子,连苏难也是汪家人。嘎鲁为了逼吴邪说出去古潼京的真正路线,直接挑了剧组三个小姑娘的手脚筋,连对他最好的露露也不放过。最后剩下王盟了,吴邪不能让嘎鲁再伤害王盟,他打算告诉嘎鲁。但嘎鲁想要靠黎簇背上的七指图找到古潼京,然后杀掉吴邪。但苏难不同意这个做法,她觉得吴邪很重要,甚至举枪对着嘎鲁。嘎鲁不受苏难的威胁,直接举枪杀了苏难的几个兄弟。苏难趁机扬起沙子击倒嘎鲁,趁这个时候,吴邪捡起抢和苏难举枪相向。趁这个时候王盟在背后打晕苏难,打算逃走。

  就在他们拿装备的时候,嘎鲁醒了过来。吴邪觉得海子是他们唯一逃生的路。沙漠里的海子移动的很快,他们顺着海子游走,嘎鲁也追不上。但是游泳是个体力活,黎簇很快就精疲力尽了,他一点点地沉到了下面。

  当他们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片白色的沙滩上,但黎簇不见了。吴邪发现这里一点风的都没有,地方非常古怪,这个沙漠里甚至还有半个世纪以前的车。按照轮胎来看,车不像是在沙子上面行动的,所以沙子下面一定有一条路。吴邪和王盟打算扒开沙子看清楚车子,他们在车子旁边还发现了一具尸体,衣服样式是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欧美工程师的工装。吴邪从另一边又拖过来一具尸体,王盟还在尸体上发信一个笔记本和一块手表,手表还在走动。这么高级的手表,说明他的主人也不一般,吴邪推测这里以前有什么大的工程。接着吴邪和王盟在另一侧发现了一块砖墙,上面写着“古潼京零五六”,这证明他们找到了真正的古潼京。但进来容易出去难,除了海子,就没有其他出去的路了。而且黎簇也不见了,这是个头等大事。

  吴邪和王盟在检查挖出来的车,但车里面很奇怪,驾驶员死了,里面还有一个奇怪的容器,可能是容器里的东西将驾驶员杀死。根据吴邪的推理,容器里的东西已经失去了杀伤力。而且驾驶员不是打算与容器里的东西 同归于尽,而是被别人关在里面的。当王盟和吴邪将驾驶员尸体抬出来的时候,还拽出一串手榴弹,吴邪眼疾手快,赶紧把手榴弹踢开。随着一声爆炸,沙子被震落,其他的车也显现出来,王盟还在一辆车子旁边找到了黎簇。

  黎簇本来以为自己到了天堂,但却来到了真正的古潼京。到了这之后,黎簇的背疼了一会。三个人仔细观察了一下现在的地形,几辆车围成一个圈,应该是想要抵抗沙尘暴。但以前的人都没有活下来,要么就是因为一场非常大的沙尘暴,要么就不是沙尘暴而是他们想把海子围起来。为了接下来的生存,三人打算在车上和尸体上寻找一些干粮。搜寻过后,三人为了表达对这些死者的尊敬,把他们埋葬,并立了块墓碑。他们都是离开家无法回去的人,所以叫做“离人悲”。

  张日山这边也并不消停,他晚上约了梁湾,但梁湾是个医生,临走之前又治疗了一个患者。她来不仅换衣服,而且还赶上下雨,到了约定地点的时候,她已经被淋湿了,而且还感冒了。张日山将自己的外套披在梁湾身上,送她回家的时候,还说出了那句直男经典话语:多喝热水。不过张日山可是个体贴的直男,他倒了一杯水给梁湾。这个时候,张日山发现梁湾的背上竟然有个凤凰的纹身,立刻知道了梁湾是汪家的人,张日山立刻觉得梁湾不再是以前那个花痴单纯的女孩了。梁湾也感受到自己的身份可能会暴露,立刻变了脸,让张日山离开了自己的家。

  第二天张日山主动找到霍家。张日山和霍家合作多年,但霍老板手下的小女孩却在干着不法的勾当,这件事情被张日山知道后,他将霍家的小女孩约出来,又派罗雀去追霍家的车,拦下了他们的货。但是霍家的小女孩对张日山不屑一顾,张日山直接下了驱逐令,说霍家可以退出九门。霍家虽然不服张日山的管束,但对于退出九门还是有一定顾虑的。

  古潼京一事牵扯了太多人,吴邪与九门首当其冲,然后就是黎簇和他的小伙伴们,现在连花痴医生梁湾也有着神秘的身份,看来古潼京的秘密不是一般的大。

  急!合肥康园小森林幼儿园开学两周无户外活动,活动操场竟被拆建停车场!!???

  2018合肥“九一八”事变防空警报准时拉响:时间9时18分~9时33分

  注意啦!合肥105医院10月1日起更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联勤保障部队第九O一医院

  2018年中秋节是9月24日,中秋节高速免费吗?中秋节有哪些习俗?中秋节吃什 ...[详情]

来顶一下
近回首页
返回首页

相关导读

    无相关信息

专题推荐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返回顶部
Copyright © 2016-2018 藏金阁登录网址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g22.com,Template designed by 藏金阁登录网址